悲丝

月更或季更,文渣+画渣。圈子不定,永远清水,偏爱童话

【金幻金】雨夜

*没有恋爱成分

*无趣,无逻辑,渣文笔,慎入!!!

开始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夜雨下得大。

金坐在壁炉边上喝热可可,腿上盖了张毯子。旁边火烧得正旺,不时发出轻微的响声。

敲门声响了,夹在雨声里,不疾不徐一共三下。金放下杯子,掀开毛毯,过去开门。

门外的人脸色苍白,黑发,鼻梁上架了一副黑色圆框眼镜,没带伞却不是来躲雨的,因为他问:“先生,要看木偶戏吗?”

金说着那太好啦,放他进来。倒不是真的想看,只是想让他进来避一避雨。

“今天要演什么呢?”

“一个旅人的故事,先生。”

他从怀中摸出木偶,他有着布片做的紫红色头发、木头胳膊和木头脸颊,一双靛青眼目毫无生气。他拎起木偶提线,时而念,时而唱。木偶动了起来,在他编造的故事里经历着悲欢离合。后来金已分不清是他在唱还是木偶在唱,因为他看见木偶嘴唇张张合合,眼珠也会转动,就好像也有二百零七块骨头,也能看见能听见,也有一颗心和二十一克灵魂。

“他站到最高的山上,伸手够月亮。”

木偶戏结束了。他放下提线,木偶就垂头坐下,又死过去。它减轻的二十一克体重逆着重力游出躯壳,飞走了。

金等不及要问:“然后呢?他摘到月亮了吗?”

“真是抱歉,我还没编成接下来的故事。”

雨不知何时停了,窗上水痕蜿蜒如同河流,又起了一层水雾。木偶师起身要走。

“这就要走了吗?”

“是的,我的故事讲完,就该走了。”

木偶师打开门,半身探进夜色里。

“等一等!我还没付演出费呢!”金转身去取,背后的木偶师回答道:“不用,你肯看木偶戏,就是对我最好的报酬了。”

金回过头去,木偶师已经不见了,门外只能望见灰暗街道反射着湿漉漉的月光。他关好门,又坐回壁炉边上,去喝那杯已经凉透的热可可。它比起雨停前多了一种滞涩口感,变难喝了。壁炉里的火焰却比原来更旺。

死去的木偶静静躺在火里,衣裳和头发都给烧作黑色,只有眼睛还固执地保持着青蓝——雨过晴空的颜色。焰火衬着它木头脸颊和木头手指越发苍白。

到木偶眼睛也要变黑的时候,金仿佛又听见木偶师的声音,他一面哭,一面吚吚呀呀地唱,唱着故事结局。

“身葬山间,归深渊,永世不为人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听《牵丝戏》写的,剧情雷同算抄袭吗?算就删。评论也好私信也好,请务必挑错和批评!

就是紫堂(旅人)在凹凸大赛死了,变成黑幻,来找重生的金玩的故事。

评论

热度(36)